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临港>>正文

罗荣桓一一五师与第三次甲子山战役

2018-11-14 点击:[]

(甲子山位于沂蒙山区的莒南县东北部,耸立在莒南、日照两县之间。它东扼滨海,北依五莲山,西据鲁中,南面是滨海之平原,海拔480米,方圆几十公里,有大小山头近百座,主峰11个,地势险要,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942年夏,国民党五十七军一一一师师长常恩多率部分官兵在滨海地区之甲子山区起义,投入我抗日根据地。

顽固派头目、该师副师长孙焕彩,收罗残部,重组“一一一师”,继续与我为敌,于8月中旬抢占了甲子山区,我滨海部队以5天时间,将其击退,收复该区。10月初,孙又举兵南犯。我军予以一定打击后,因日伪对我根据地进行“扫荡”,我部队转移,甲子山再次被其侵占。

为了收复甲子山区,我滨海各部队在一一五师统一指挥下,集中优势兵力,于12月17日发起第三次甲子山战役。

陈忠梅所在的教导五旅奉命从苏北调回莒南,准备参加讨顽战役。12月16日下午,山东分局、军区在驻地坪上村召开作战会议。当时陈忠梅是教五旅作战科科长,接到通知后,便随梁兴初旅长急忙赶到军区开会。会议室里,罗荣桓政委、朱瑞同志、陈光代师长等落座,教二旅、教五旅、山纵二旅等领导同志也已到齐,会场异常沉静、肃穆。罗政委操着宏亮湖南话,首先简明地分析了形势:“在中日战场上,日寇从1941年开始对我进行了疯狂的大“扫荡”,采取了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和‘牛刀子战术’,但在我党领导的抗日军民的浴血奋战下,粉碎了日寇的‘扫荡’,使敌人遭到重大的损失。同时,由于日寇偷袭珍珠港,爆发了太平洋战争,因而分散了兵力。山东的形势逐渐好转,人民支援我军抗日热潮逐步高涨,我们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抗战最困难、最艰苦的时期已经过去了。”讲到这里,他铿锵有力地说:“我们要抓住这有利时机,巩固和发展根据地,壮大武装力量,彻底改变滨海的局面,为山东各大区的联片打下基础。接着,罗政委走到地图前,讲述了甲子山地形、敌情和这次战役的重大意义。

甲子山区地处滨海之腹,位于莒(南)日(照)边界。它南扼滨海,北是渤海,东北临胶东,西北是鲁中。群山矗立,迭嶂重峦。距山东分局,军区驻地仅15公里之隔,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盘踞在甲子山区的孙部顽军共3000余人,师部驻在石场。在石场和周围村寨,加之较强的火力配系,所以此次战役将是很激烈、很艰苦的,以后的实践证明,罗政委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罗荣桓在作战前动员)

最后,罗政委下达了作战任务,作了战斗部署,陈忠梅所在的教五旅担任主攻任务,从南路向敌师部石场及东部屏障樟山实施攻击。17日晚9点,各路部队经过三四个小时的行军,都隐蔽地到达了指定位置,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夜晚10点,战斗打响了。战役按预定设想,开始进展顺利。西路教二旅六团、山纵五团在教二旅旅长曾国华指挥下,分两路出击,以勇猛的动作,迅速攻占了东旋子口和三皇山。北路山纵六团控制了浮棚山、蒲汪等阵地,击溃了企图南援之敌。迂回纵队在方毅指挥下,以一一一师、军分区独立团迂回到甲子山东,直取南、北垛,再克赵家、刘家彩,残敌纷纷溃向张家石汪、刘家东山固守。南路主攻方向,我教五旅十三团在团长芦迪、政委覃士冕指挥下,很快攻占石场村东大碉堡,并击退了由朱芦增援石场之敌。不出所料,孙焕彩作战果然还有招数,在遭我重创之后,孙很快清醒过来。他一方面命令顽军收缩兵力,控制要点;另一方面立即纠集了1300多人,亲自指挥向我十三团进行了疯狂的反扑。刹时,枪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像暴风雨般地响成一片,战场情况突然恶化。

我十三团与敌顽强搏斗,反复冲杀五次,毙、伤顽军300余人,但我部队伤亡也逐渐增大,又遭到刘家东山之敌的侧面攻击,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在此情况下,十三团撤至石场东北角。天快亮了,枪声渐渐稀落。旅指挥所里,陈忠梅等对战场形势进行了分析、研究,决定按作战计划,暂时放下石场,由旅特务连和十三团一部攻占樟山。天明之后,部队占领了樟山南侧攻击出发阵地,旅前进指挥所也顺孙家山西侧山沟前进至樟山东侧八百多公尺的高地上。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上的情况:樟山南北长300多米,东西宽100多米。敌人在山的南、北两侧各修了一个巨型地堡,厚度达一、二米,地堡之间又修筑了两道一人多高的石墙,从墙下通出来许多掩体。山上光秃秃的,既无树木遮掩,又无沟壑藏身,是石场东北唯一的天险屏障,易守难攻。

(战役前,我军某部做战斗动员。)

八点多钟,陈忠梅协助梁旅长指挥部队做好冲击前的战斗准备,忽然从山沟里上来一行人,仔细一看,原来是罗荣桓政委、朱瑞同志和陈光代师长。梁兴初旅长一见,急忙迎上前去,说:“政委,这里离敌人太近,太危险……。”罗政委打断了梁旅长的话,问道:“老梁,部队准备得怎样了?”“报告政委,部队即将准备就绪,请首长放心。”梁旅长回答。罗政委点了点头,接过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了山上的敌情,敌人的冷枪不时带着刺耳的尖啸声从头上飞过,但罗政委毫不在意。这时陈忠梅也劝首长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是阵地前沿,离敌人才七八百公尺啊。罗政委笑了笑,说道:“‘处乎一隅而天下摇摇’,我这只要占领了樟山,居高临下,使敌人无险可凭,就等于打开了石场的大门。等准备好了,就发起强攻。”时针指向九点,配属教五旅的全师仅有的两门机关炮向敌人猛烈轰击,嘹亮的冲锋号声中,部队发起勇猛的冲击,只见山上硝烟弥漫,弹片和石块乱飞,枪炮声喊杀声震耳欲聋。可是由于敌人依托坚固的工事,以密集的火力封锁我前进的道路。这次攻击又失利了。

看到部队伤亡严重,攻击受挫,陈忠梅心里难过极了,经征得梁旅长的同意,他带着通迅员匍匐前进至阵地前沿,亲自组织战斗。阵地上,硝烟还未散尽,战士们都杀红了眼,负了轻伤的同志仍在坚持,不肯退下。陈忠梅重新组织力量,并作了简短的动员。战士们听说罗政委就在身后看着部队冲击,战斗情绪十分高涨,立即发起了第二次冲击。枪声、手榴弹声更加密集,敌人发疯了。只见地堡里喷出一条火舌,战士们怒吼着,一批批地冲到敌人阵前,一批批地倒下去。不少战士冲到了敌阵地围墙和地堡前,却始终没有攻上去,部队遭到重大伤亡,正在这时,通信员传来了罗政委的命令:“暂时停止攻击。”

陈忠梅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指挥所。只见罗政委在土坎旁,默默地凝视着樟山,听着其他部队的战斗报告。听完之后,罗政委为了鼓励大家的情绪,平静地说:“我在这里看得很清楚,你们打得很英勇,战士们很顽强。现在你们要把敌人紧紧地围困起来,实行工程作业,逼近敌人。要大力开展政治攻势,并随时准备继续强行攻击。

交战第3天,我部队遵照罗政委的指示,将敌压缩到甲子山南麓南北长十里,东西宽不到五里的狭长地带。部队停止了强攻,以少数兵力控制要点,监视和封锁敌人,主力则进行休整。这期间,部队情绪旺盛,求战心切。战士们纷纷要求,再行攻击,及早解决战斗。但大家也有些急躁。特务连长刘海清,一向作战很勇敢,这次急躁起来,说道:“这些顽固派不去打鬼子,打八路还真顽固。”陈忠梅给大家传达了罗政委指示的基本精神:“敌虽遭我沉重打击,但战斗力仍很强,工事基本没被毁坏,且仍占据着有利地形,继续强攻对我不利。甲子山区,除附近有小股土顽,因慑于我军力量不敢前来找死外,别无其他敌人。我采取围困战术,无后顾之忧,同时又有广大人民的支援;而顽军在我包围之中,得不到外援,粮、弹越来越少,士兵越死越少,时间稍长,就会不战自乱。我们待机强攻,即可轻而取之。”大家听后,脸上都浮出笑容。

战役进入围困阶段,部队在敌据点周围布置了狙击手,专打暴露之敌。并以部分兵力在火力掩护下夜以继日地进行工程作业,把交通壕和掩体挖到敌人的鼻子底下,顽军深感危在旦夕,于23日到25日向我拼命反击三次,企图破坏我工程作业,但每次都被我打得焦头烂额,遗尸累累,只得紧缩据点,再也不敢反击。我以小股兵力和群众在周围山头上点起了熊熊大火,呐喊助威,虚张声势。敌人昼夜不得安宁,天天提心吊胆,草木皆兵。

顽军在我久困之下,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士气颓丧,军心浮动。不少顽军偷偷地跑到我们这边。孙焕彩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他深知这样下去不困死也得饿死,无可奈何,只得率部突围。12月30日晚,顽三三三旅约1200人由张家石汪向北突围。我军发现后,以泰山压顶之势,从西边山上扑向敌群。刹时,山沟里人撞马,马踩人,鬼哭狼嚎。顽军上下左右不能相顾,马匹辎重尽行抛弃,陷于一片混乱之中,除少数窜到公路北以外,绝大部分被歼。与此同时,孙焕彩率师部及三三一旅在南北山口向东突围时,也遭到我军分头截击,孙只剩下数百人落荒而逃。

经过14天的战斗,我军共毙、伤顽军1000余名,俘敌1137名,缴获步枪485枝,短枪18枝,轻重机枪22挺,迫击炮3门,战马30匹等。

甲子山战役打开了滨海地区的新局面,根据地迅速巩固和发展,往东与日照、诸城、莒县、胶县等连成一片;往西北与鲁中、胶东、渤海根据地联接,从此,甲子山区重新成为我抗日民主根据地。

上一条:凤凰山抗日大捷 下一条:大山抗日之战

关闭